不管特朗普减税是高招还是臭棋,中国也许都得跟进 | 今日话题

摘要: 给企业减税,只是特朗普税改的一个“小目标”。

12-12 23:40 刘文昭 首页 今日话题




要点 | 速读


1、给企业减税,只是特朗普税改的目标之一。

2、反对特朗普税改,主要是担心税改会加剧美国的贫富分化。

3、从国家竞争的角度看,特朗普税改会成为不少国家税收政策的“硬约束”。


文 | 刘文昭


美国当地时间12月2日凌晨,美国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通过了31年来规模最大、涉及1.5万亿美元的税改法案。特朗普将其视为美国人民的巨大胜利;反对者认为法案在给企业和富人减税;其他国家则在盘算美国庞大的减税计划,对自己有何影响。


特朗普税改不光是给企业减税,还想让美国长期受益


给企业减税,是特朗普税改最鲜明的内容,理由也广为人知——在OECD国家(经合组织)中,美国企业所得税率最高,边际税率为35%,综合税率为38.9%。其他OECD国家不断减税,而美国税率却一直居高不下——美国对国外企业的吸引力下降,大量美国企业迁移海外。


还有经济学家认为,为企业减税,短时间内会增加政府的财政负担,但企业和资本会回流,经济增长会加速,企业利润和个人收入也会增加,税收总额也会提高,政府收入不仅不会减少,还能大幅增加。


给企业减税,是特朗普税改的目标,但如果认为特朗普税改仅是为企业减税,就低估了特朗普的雄心。在公开演讲中,特朗普曾多次把美国现行税法称为巨大的“自残式的经济损失”(giant self-inflicted economic wound)。企业税负高,只是美国经济的一个“自残”方式。


特朗普对美国现行税法非常不满


在特朗普眼中,美国极为繁复的税法也属“自残”。特朗普曾表示,90%的美国人需要依靠专家来帮助他们报税。单是指导居民报税的说明就长达241页,而1935年时仅为2页。


繁复的报税让美国人负担沉重,白宫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纳税人每年花在税法合规上的时间高达60亿个小时,合规成本高达2620亿美元。不少低收入者对税法不了解,又雇不起专业人士,反而无法享受减税优惠。


其次,美国大型企业囤积在海外的利润高达2.8万亿美元,企业不愿把利润汇回国内,是因为在现有税收体制下,一家美国企业在国外经营所得的利润,不仅要向当地政府纳税,汇回美国时,还需再向政府纳税。


这都是特朗普税改要解决的“自残”问题。今年9月,特朗普明确提出了税改的四大目标:简化税制、降低公司税、为中产阶级减税、鼓励美国企业将囤积在海外的利润汇回国内。


此次参议院通过的法案,虽然和之前众议院通过的法案有些差异,但分析人士认为,这四大目标没有被动摇,且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实现。


以简化税制为例,过去的1040表格(2016版),仅收入、扣除、减免三项分别高达16、15、19项,而众议院表决通过的纳税表格仅含15项,收入、扣除、减免项大为减少:



海外利润汇回美国,交的税也会变少。过去美国企业将利润汇回,一般要按35%的税率缴税。而在众议院通过的税改版本中,企业汇回现金统一缴纳14%的税率,如果汇回流动性不好的资产,税率为7%;参议院版本的条款比较复杂,简言之,这两项税率分别为14.5%和7.5%。


简化税制,降低了纳税遵从成本,对纳税人更公平,政府征税开支也会减少(2016年,美国财政部的征税成本是550亿美元);降低企业海外利润的缴税税率,有利于资本回流;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调降至20%)能够吸引国外企业……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特朗普税改将让美国长期受益。


特朗普亲吻简化版的纳税表

那为何还有人反对特朗普税改


反对特朗普改革,除了民主党,还有不少颇有成就的研究机构和经济学家。他们也赞同简化税制,鼓励企业将利润汇回国内,但不认为给企业减税是振兴经济的灵丹妙药,对减税是否公平,也充满疑虑。


他们认为,减税促进经济增长,经济增长扩大国家税基,税率降低,国家收入不降反升,只是理想状态。现实中,一国的财税体系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减税究竟如何影响经济,不好预测。


美国学者艾特·巴里在比较了1954-2002年间美国的最高税率和实际GDP增速、年收入增长中值、年均时薪增长后发现,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与上述经济指标之间并没有密切关系。


在里根1981年大减税后,美国实际GDP增速在1984年达到7.3%,但随着进一步减税,1991年的美国GDP增速竟然为负;而在1950年代,当时美国的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达91%,却有两年的GDP增速为史上最高。


很多人把特朗普税改和里根时代的减税进行比较


在个人收入上,1980年代初美国实施减税措施后,个人收入增长中值出现了一些小的峰值,但在1980年代末收入增速却下降了,在1993年克林顿提高最高税率后,个人收入却强劲增长。


减税的收益不确定,但财政赤字扩大是必然的。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测算,按照目前法案,未来10年美国财政赤字平均每年增加约1500亿至2000亿美元,这将进一步推高美国政府债务水平。


民众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外举行示威游行,反对特朗普减税


对特朗普税改加剧贫富分化的质疑,则更为强烈。特朗普强调,中产家庭将是税改的最大受益者,众议院共和党籍议长也曾表示,一个典型的四口之家将减少1182美元的税,但不少经济学家计算后认为,特朗普税改对富人和大企业更有利。


华盛顿智库税务政策中心的一项研究指出,无论是按美元计算还是按税后收入的比例计算,减税的大部分收益都将由高收入家庭获得,到2027年,50%的减税福利将由1%的富豪阶层独享。


总之,在反对者看来,经济增长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减税收益不确定;即使有收益,也是富人多占,可能加剧贫富分化;美国债务还会因减税增加,减税不实行也罢。


特朗普税改成真,中国怎么办


参议院通过税改法案以后,参众两院代表就会解决两个版本的分歧,最终拿出一份法案呈交给总统。如果一切顺利,特朗普将在今年底正式签署该法案。特朗普上台不到一年,31年来规模最大的税改法案即获参众两院通过,这一速度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


有学者指出,美国的税改将吸引制造业、知识产权和高科技人才“三重回流”,势必产生外溢效应。这可能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轮减税潮,2018年或将成为全球税改年。


中国制造业本来就面临困境,工信部在2015年的表态是:发达国家高端制造回流与中低收入国家争夺中低端制造转移同时发生,对我国形成“双向挤压”。现在,美国减税即将成真,中国流失高端制造业的风险更大了。


也许有人会说,特朗普税改效果不可能立竿见影,企业和人才回流效果还有待观察。但不管美国制造业多大程度回流,在全球税改的大背景下,跟随美国减税,降低中国制造业成本,都是中国必须要考虑的选项。


而减税,涉及不同税种及税率的复杂变化,又和政府、企业、居民的利益息息相关。即使决定减税,减什么,减多少,什么时候减,这些都应摊到桌面上,各方经过讨论,权衡利弊之后再做决定。


中国企业税负到底多重,还没有完全搞清




第4095期

出品 腾讯新闻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新闻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往期回顾:

“车让人”为什么突然流行?

问责制不是应付火灾的最好方式

散煤不让烧了,冬天怎么过?




首页 - 今日话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