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故事)南昌起义中蔡廷锴脱逃之谜

摘要: 蔡廷锴是国民党著名将领,他曾以十九路军军长之职,指挥了“一·二八”淞沪抗战,赢得了世人的广泛尊重。1949年

12-12 23:25 首页 档案揭秘

蔡廷锴是国民党著名将领,他曾以十九路军军长之职,指挥了“一·二八”淞沪抗战,赢得了世人的广泛尊重。1949年后,蔡廷锴担任过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家体委副主任等职;还担任了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这些经历,人们较为熟悉,但他参与“南昌起义”的经历,却并不广为人知。当然,这也与他迅速率队背离有很大关系。

南昌起义次日,革命委员会即发布命令,任命贺龙、叶挺、周恩来、蔡廷锴四人为参谋团参谋,此参谋团主要负责整个军事活动。从这几位参与成员看,蔡廷锴的位置不低。此外,蔡廷锴仍担任自己先前任职的第十师师长,还兼任叶挺为军长的二十一军副军长。当时南昌起义的队伍,号称两个军,但总兵力并不充足。而蔡廷锴率领的师却足额满员,且战斗力颇强,是一支可以在军事上充分依赖的队伍。

但出人意料的是,起义后不过几天,在行军前往广东的途中,蔡廷锴却率所部第十师,往江西东部、福建方向而去,使全体起义队伍战斗力和士气受到很大影响。那么,蔡廷锴是如何参与到南昌起义中的?他究竟为何率部脱逃?他所部中的共产党员军官,究竟被杀了还是被放了?蔡廷锴的脱逃,对南昌起义及此后的军队建设起到了怎样的影响?本期档案揭秘,李涵为您讲述:南昌起义蔡廷锴脱逃之谜

蔡廷锴出身贫苦家庭,为改变家境,他参加了旧军队。由于作战英勇,他从一个士兵一步步“打”到了师长的职位。他原属陈铭枢的部下,后投诚蒋介石,蔡廷锴的部队归属北伐名将张发奎指挥。旧军队中,派系斗争颇为激烈,蔡廷锴虽然升任师长,但对张发奎仍怀警戒之心,担心张会撤换或解决掉他的队伍。1927年时,张发奎隶属的汪精卫集团,开始逮捕和杀戮革命党人,这种政局的变化,使蔡廷锴感觉前途渺茫。

此时,武汉当局以张发奎为第一方面军,向南京蒋介石政权发起攻击。全军以叶挺率领的二十四师为先锋,先行占领九江、湖口,以掩护大军集结。此时蔡廷锴率领的第十师,也归叶挺指挥跟进。到达九江后,叶挺便开始做蔡廷锴的工作。他告诉蔡廷锴:我们就算攻下南京,也属互相残杀,于革命前途毫无意义,且统辖武汉方面军队的唐生智之革命比蒋介石相差更远,不如我军回广东休养为高。蔡廷锴是广东人,所率军队也多为广东子弟,此话正中下怀,便向叶挺表示完全赞同。但他也知道叶挺是共产党,与自己主张信仰不同,当时他就存有“待机定进退”的打算。

1927年7月27日,叶挺的二十四师与蔡廷锴的第十师到达南昌。当时部队由叶挺带着,蔡廷锴正在庐山参加张发奎召集的师长以上人员会议。两天后,蔡廷锴乘火车赶赴南昌,与自己的队伍汇合。可当列车行至乐化站时,即遭贺龙的二十军阻拦,因南昌起义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杜绝让其他各方人员过来。蔡廷锴见到这种情景,十分担心自己的部队遭受损失,便立即与在南昌的叶挺通了电话。经叶挺允许,蔡廷锴向南昌进发。就在蔡廷锴向南昌行进的凌晨,南昌起义爆发了。


蔡廷锴

8月1日早8时,蔡廷锴到达南昌后,叶挺、贺龙的部队已将朱培德、程潜驻南昌的队伍缴械。此时的蔡廷锴左右为难,既不能反对也无法逃避。但他的到来,仍受到起义将领的高度重视。很快,周恩来与张国焘一起,在叶挺的师部会见了蔡廷锴,做了大量说服工作。

此时的蔡廷锴,由于事先并不完全知晓这次起义,面对周恩来显得有些紧张。周恩来把起义的意图,将来返回广东的前途等,向蔡廷锴介绍了一番。由于叶挺事先已对蔡廷锴表达了争取返回广东的意思,所以,叶挺便以老战友的身份,亲切地对蔡廷锴说:“廷锴,就这么干吧!”蔡廷锴略加思索后,表示一切服从指挥。

蔡廷锴当时也确实是这样做的。8月1日早上,曾发生了蔡廷锴部的二十八团与贺龙部队之间的冲突,蔡廷锴的部下打伤教导团队长、学员各一人,又将军部的马匹抢去。贺龙得到报告后,便请叶挺商量,叶挺将蔡廷锴请到贺龙军部进行商议。蔡廷锴得知情况后,立即写信给二十八团团长,命令其将马匹退还。

由于情况相对紧张,对于蔡廷锴答应跟随起义,当时的前敌委员会还是信任的。所以,在发布的革命委员会令中,蔡廷锴仍被任命担任自己原先部队第十师的师长,并兼国民革命军十一军副军长,以及参谋团成员的职务。

但蔡廷锴毕竟是旧式军官,而且是国民党党员,政见与共产党多有不合;加之战事仓促,除周恩来做了一番工作外,没有更深入的思想甚至组织工作跟进,所以,蔡廷锴很快率部从起义军中脱逃,这样的结果就显得并不突兀了。

起义后不过两天,在根基未稳的情况下,起义队伍便匆匆向广东进军,蔡廷锴要求自己的第十师担任先头部队。8月3日,第十师离开南昌,向广东方向进发,并领命3天内占领抚州。

蔡廷锴部第一天行进60里地后,便扎寨宿营。此时,这支队伍再无上级领导及周围其它起义部队辖制。蔡廷锴召他最亲信的二十九团团长张世德前来密商。蔡廷锴对张世德说:我师现在已脱离虎口,今后行动,应有妥善之计划方可。如果随叶挺、贺龙返粤,他们是共产党,不会合作到底。欲听张发奎军长消息,又不知何时始能联络。为今之计,只有先与共产党脱离关系,再做第二步打算。

张团长听后,应和说:而今怎么办,总凭师长慎密处置,我是十二万分服从。张世德是蔡廷锴心腹,有了他的支持,蔡廷锴便下定决心,要与起义队伍分道扬镳。

随即,蔡廷锴与张团长商议如何处理自己队伍中共产党员的问题。蔡廷锴告诉张世德,三十团团长范孟声及以下全团军官都是共产党员;二十八团、二十九团也有不少共产党员,恐怕需要及时清理。对全师的情况,张团长并不了然,听蔡廷锴介绍情况后,一时缓不过神来,只说:范孟声团长及全团官长都是共产党,我想不到……师长如何处置,我全部服从。

经商定后,蔡廷锴立即下令改变行进计划,将进贤县作为第一步落脚点。为防止部队发生意外,蔡廷锴将自己心腹二十八团做前卫,将共产党员较多的三十团放在中间,以二十九团殿后,并密令张世德团长监视三十团的行动。由于气候炎热,辎重太多,部队到第3天(8月5日)早上,才全部到达进贤县城。


张世德

按照先前的布置,蔡廷锴的心腹二十八团,进城后即占领各城门内外,二十九团驻扎在城边附近;共产党员居多的三十团入驻城内,以防脱逃。上午8时,蔡廷锴命令特务营执行师部警戒,之后下令三十团架枪休息,全团军官立即到师部听候训话。与此同时,蔡廷锴又选了二十八团、二十九团中的非共产党员军官,接任三十团各级职务。

当三十团团长范孟声及该团军官及政治部人员到达师部空地后,蔡廷锴便以师长身份发表讲话。他对这批已被解职的原部属说:国共合作以来,一直相安无事。我北伐革命军抵达长江,伸展至黄河流域,竟告分裂,这是最不幸的事。分裂经过中的是非太复杂,此时我也不加评论。共产党员的努力,我是很钦佩的,但我是一个国民党党员,为保全本师,我不得不请本师共产党职员暂行离开,各人的薪饷,当然发给,并且护送各人离部,使大家安全。

下面的人一看,没有办法,只好接受。

随后蔡廷锴让副官发给每人一定的川资,并派人送他们离开。几个有影响力的共产党员军官,如三十团团长范孟声、团参谋长陈某、营长胡天桀,二十八团参谋长徐石麟等人,蔡廷锴当时并未释放,而是押解他们再往前走了一段时间。到达余江后,蔡廷锴部已与张发奎取得联系。当得知蔡廷锴这里扣有数位共产党员后,张发奎命令立即就地枪毙。蔡廷锴不忍加害,便一边将张发奎的电报拿来给这几位共产党员看,一边发给各人百数十块光洋不等,等于给彼此将来见面留个念想。

蔡廷锴当时说:张发奎太无人情,蔡某愿保留尔等合作余地,并雇小舟送你们几人走。这样,几位共产党员得以顺利脱逃。

为敷衍张发奎,蔡廷锴发电报过去,告诉他这几个共产党员已经处决。张信以为真,随后在多家报纸发布了消息。当年8月23日的北京《晨报》,就刊载了这样一份张发奎发给武汉军事委员会的急电:“贺龙叶挺倡乱,蹂躏南昌,胁迫十师附和共党。幸蔡师长廷锴,忠于党国,阳顺阴违,师次进贤,即转赴余江,脱离贺叶,并将共党分子范孟声、徐石麟等尽行扣留,本日来电请示进止,除已电饬即将范孟声、徐石麟等枪决,以泯乱源……”

张发奎

逃脱的几个共产党员,后来在九江等地,还见到上海、北京报纸刊载的余江电讯,说蔡廷锴枪决了这四人。逃脱的这几人,1949年后仍在为革命工作。可是,不熟悉内情的人们,依照当时报纸提供的消息,认定蔡廷锴当时将几位共产党员杀害,以致1949年后许多研究文章还持这种看法。后来当事人之一的徐石麟与党史研究者通信,才大致说清了当时的情况。

不仅这几位共产党员领导没有被杀,其余一般党员,也确实发放川资让他们回去了。陈毅从九江追赶南昌起义队伍时,曾在李家渡遇见几位军人。他后来回忆:“过李家渡后……在路上碰到了几个军官,是蔡廷锴的第十师的。蹲在路边吃西瓜,我们一打听,才知道蔡廷锴又叛逃过去了。到了进贤,蔡廷锴就把不稳的营连干部清出来送走了。这几个军官就是从进贤来的。我们问他们出了什么事,他们说:蔡廷锴把我们赶出来了。”这应是一个有力的旁证。

蔡廷锴在和平清理了内部的共产党员之后,在进贤住了两天。在这里,他与营以上的军官商讨,看全师前景及给养如何解决。蔡廷锴提出了三个方向:一、追随南京政府;二、返回自己部队老家广东;三、等到张发奎消息后再跟回张发奎。当时,除了一个姓陈的团长表示愿意等候张发奎的消息外,其余军官均认为即使得到张发奎的消息,也不便追随,因为就怕以后张发奎又对部下痛下杀手;同时,也不愿追随南京当局。结果,大家一致主张先行独立,然后再寻出路。当时决定,先向上饶地区出发,之后再定行止。会后,他们马上通电,声明脱离原来的起义部队,脱离共产党。

蔡廷锴部队叛逃后,武汉方面的张发奎以及南京方面的陈铭枢等,纷纷向蔡伸手,想争取这支力量。张发奎以军长的身份,一面对蔡廷锴的作为表示庆贺,一面又下令催促他归队,可谓恩威并施。而南京政权,则利用蔡廷锴的老上级陈铭枢的关系,与蔡廷锴的老战友蒋光鼐一起,赴浙东,希望即刻与第十师接洽。蔡廷锴成了南京与武汉方面都在争取的香饽饽。

蔡廷锴

蔡廷锴率师从起义队伍脱逃后,对全军影响很大。据后来刘伯承的报告:除蔡廷锴部之外,又影响“第二十军参谋长陈浩新及第二十军第五团约700人,都叛逃到唐生智那里去了”。李立三在向中央的报告中也说,从南昌到抚州,由于疾病,逃亡,“仅行军三日,实力损失已在三分之一以上”。

从出身说,蔡廷锴也是寒苦人家,本应跟从共产党才是,但当时因党见束缚太重,以致坚持立场,又在南昌起义之后脱逃到敌人一方,这是很令人遗憾的。但当时共产党的活动和工作,也有值得思考的地方。蔡廷锴脱逃后,当时参与南昌起义的多位重要人物,后来都对此有进一步的认识和深刻检讨。

首先是担任前敌委员会书记的周恩来。在从李家渡往抚州途中,周恩来得知了蔡廷锴脱逃的消息。由于信息不畅,大家对内幕并不知情,所以,周恩来见到张国焘后说:这件事是我的大意,我应完全负责……当时虽经同志们劝阻,周恩来没有提出引咎辞职之类的话,但此后很久,周恩来仍耿耿于怀。

据当时报纸误传被害,实际被蔡廷锴释放的共产党员徐石麟回忆:十年后的卢沟桥抗战,毛主席号召国民政府一致抗战。我和陶新畲、王逸常三人在汉口欢迎周恩来、邓颖超等同志便餐。周恩来同志对我说:“南昌起义时,编成第一、第二两个纵队有一个错误,应该调出蔡廷锴的第十师两个团编入第一纵队,另从二十军、二十四师中调出两个团编入第二纵队,就可以防止蔡廷锴脱逃。”

当时担任革命委员会参谋团长的刘伯承,在后来的报告中,也对蔡廷锴的脱逃做了讨论:“在此时,蔡廷锴及其军官有些还是不稳定的,贺龙等主张,一并扣留制裁者,终未实行,以致演成进贤叛变的事来,为后来失败一种原因。”深通军事的刘伯承,十分清楚蔡廷锴第十师的重要,所以不无遗憾地认为:“如对蔡廷锴有了断然的处置,保存这一师至汤坑决战,敢断言绝对打大胜仗,立稳了我们在东江的脚跟,李济深的基干部队可说是完全失败了……”

南昌起义的重要参与者朱德,在1957年的一次讲话里,也反思了这个问题:他说道“那时的军队是旧军队,起义以后便走了,没有在工人农民中搞政权,建立根据地。当时同志们只是看到单纯的军事,靠军事吃饭,失败就是这个原因。”“南昌起义时有三四万人,但是没有改造这个军队……如当时把军队改造一下就好了。”

南昌起义以打响武装反抗第一枪,并建立起共产党自己的军队,在党的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蔡廷锴部的脱逃,固然给这次起义造成了很大损失,但这次事件也为后来人民军队的建设,提供了很好的经验教训。毛泽东后来在领导军队时,“把支部建在连上”,应当就是集许多经验教训后的有效作为。

《同舟共进》杨建民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的话可以长按二维码打赏一下哦~




首页 - 档案揭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