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距郭敬明的公关手段,差了几百个杜蕾斯

摘要: 郭敬明像一个金炉,往里沾一沾就能赚钱,可是金色的不一定是钱,也有可能是闪闪发光的屎。

09-02 03:02 首页 芒果妈妈


人生啊,就是一场打脸的修行,我们和郭敬明都要且行且珍惜。


2008年,距郭敬明被王蒙引荐加入作协一年,《纽约时报》以”China’s pop fiction(中国流行小说)”为题报道了郭敬明,文章第一句称郭敬明为“中国最成功(most successful)的作家”。



2014年,郭敬明在一个采访里表示,想成为兼具艺术和商业的导演,“但如果硬要选的话,我会选择商业的一端”。

2012年,郭敬明把《小时代》交给瞿友宁拍剧,不欢而散,转而与柴智屏班底合作,正式开启《小时代》电影,全系列票房坐收17亿。鲜花着锦,他抛下一句金句:没有人永远需要郭敬明,但永远有人正需要着。


2016年,IP总票房被预期“将达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爵迹》,以3.83亿的成绩收场,几乎覆盖不了成本。路演最后一站,郭敬明忽然情绪崩溃,公然落泪:“是不是因为我叫郭敬明,所以做什么都是错的?”



成功也许是有惯性的,失败却如急行军。


十几年来,郭敬明无视非议攀上了商业高峰,《爵迹》惨淡收场之后,他渐渐开始低调行事,直到“性侵事件”发生,舆论又一次以一种“政治正确”的姿态回答了郭敬明:


对,因为你叫郭敬明,所以做什么都是错的。


性侵这件事我们不评价了,郭敬明已经以诽谤罪起诉实名举报的李枫,一旦胜诉,李枫将面临刑事责任。



顺便科普下,诽谤罪是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最高三年,属于亲告罪,受害人可以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


当然,如果较真的话,这些年来,有资格提告的绝对不止郭敬明。


朱梓骁一张全裸的“最小说”封面,陈学冬一篇似是而非的“霸道总裁和金丝雀”,把他们两个和郭敬明牢牢绑在了一起,牵郭敬明一发而动他们俩全身。



“性侵事件”爆出之后,火速登上热门的依然是朱梓骁和陈学冬,点进他们的微博才知道,原来朱梓骁还在拍戏,当了制片人,而陈学冬为了表明自己单身,七夕节用小号连发三条微博。



世人笑我金丝雀,我笑世人太直男。


要论怎么戳中吃瓜群众看热闹的g点,郭敬明简直是这个领域的天才。论公关手段,郭敬明比最近同样身陷丑闻的海底捞要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小孩子海底捞只会澄清和担责任,但大人郭敬明会用带颜色的新闻来达到他的一切目的。


还记得当初《小时代》第二部被传有重要角色换演员,剧组没有开腔,粉丝已经自发战斗了好几回,捍卫“世界上最好的林萧”、“世界上最好的顾里”、“世界上最好的xx和xx”,最后定妆海报一张张放出来,只换了一个男三。


《爵迹》上映前,郭敬明和片中的新晋小鲜肉去看电影被拍到,发了一个十分突然且没有必要的毒誓:如果和他有超过普通朋友和工作之外的关系,全家暴毙出门被车撞死。从此这位小鲜肉再也摆脱不了“郭敬明的普通朋友”这个title了。


不得不承认,郭敬明真的很聪明。他生于千年盐都四川自贡,爱吃盐,也擅长往伤口上撒盐,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拿了两届新概念作文的一等奖,因为高考失利,他阴差阳错来到上海。上海孕育了郭敬明所有的才华,提供了一个充分发挥的舞台,也在他的舞台周围立下了透明的刺,让他再也没能够下台。


在一篇游记里,郭敬明写过刚到上海读大学时候的经历。班上只有他一个外地人,老师直接用上海话上课,他去买了上海话教学的磁带,用自己的CD机换来同学的复读机,一字一句学会了说上海话。



读的是烧钱的编导专业,刚开学老师就要求大家配齐照相机、DV和电脑,郭敬明犹豫了一个星期,打电话回家要钱。

“妈妈在电话那头有点犹豫,她问了问我,这些东西是学习要用的吗,老师说得买,是吧?我说是的,声音很镇定,但眼泪已经掉出来了。妈妈说,哦,好,学习方面可不能马虎。过了足足一个月,妈妈才把那一笔钱寄给我。我一直到今天,都没问过我妈妈,那笔钱到底怎么来的。”


在这篇游记开头,他写酒店周围很繁华,但街道破旧:

“各式各样奢侈的箱子装载着纸醉金迷的假期……这座本应该盛气凌人贵气自傲的酒店,突然有了一种落魄贵族的凄凉。”


可以说是郭敬明成名后的真实写照,他永远在扮演着一个“落魄贵族”的角色,首先是非常贵,然后用力地假装漫不尽心。



混乱的私生活和拧巴又炫富的成名路,最终通向了一座“倒郭”大厦。成名作抄袭但拒不承认的事情,无疑是这座大厦最牢固的地基,一旦郭敬明身上有风吹草动,就会被拿出来一遍一遍的鞭尸示众。


茨威格的《断头王后》里,有句名言为人熟知: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所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其实这本书里还有一句话:苦难只能激发出人的潜能,而不能给予人欠缺的品质


曾经每天只吃一顿饭,写两万个字,连食堂的蒸蛋和奶茶都买不起的郭敬明,终于成长为了一个“带着快意的恨,疯狂地买各种奢侈品”的郭敬明。


风头最盛时,他签的作者们说他“像一个金炉,往里沾一沾就能赚钱”,可是金色的不一定是钱,也有可能是闪闪发光的屎。



因为抄袭、炒作和混乱的公司内部管理,失去所有信任的郭敬明,在李枫发声后遭到了写手、画手的一致爆料,最夸张的一条,说他给画手一张稿子的稿费只有110块人民币,与此同时,郭敬明十年来光版税收入,据称就达到了1.42亿。


会赚钱,会花钱,但不会处理钱。自尊和自卑天人交际的郭敬明,可能要用整个一生,来偿还这张迟来的账单。

END


首页 - 芒果妈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