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阴老腔一声吼,穿过大半个中国开始走 | 预告片

08-13 18:05 首页 凤凰网文化


《穿过大半个中国》官方预告片 | 点击观看

从用脚掌丈量世界,到说走就走的旅行,再到眼前苟且跟诗与远方……旅行,已经成为当下国人习以为常的度假方式。一波又一波的游客,不知疲惫反来复往,沉醉于未知路上。放空、放松、冒险、惊喜……旅行对现代人的意义,共通又多样。回溯古今中外,从孔子、徐霞客、玄奘、李时珍,到苏东坡、屈原、王维、杜甫、陆游,再到毛姆、奈保尔、村上春树、三毛、舒国治……一大批古今文人都有过漫游天下的壮举。对许多文人而言,旅行,是可以升级为人生阶段性的生活方式。背起行囊,将理论旅行和肉身旅行相结合,在游历同时,留下不朽作品传世的案例比比皆是。可以说,旅行是古今中国文人的灵感源泉,也是艺术创作者的创意良方。

无论何时何人谈及旅行,目的地,绝对是旅行要面对的首要命题。放眼辽阔中国,有人文价值的“远方”数不胜数。而要选出一条最具代表性的文人经典旅途,这条线无法回避——从古长安翻过秦岭穿过蜀道进入天府之国。古往今来,这条穿行线,承载多少梦想乌托邦,走过无数诗人和歌者。如今,《穿过大半个中国》重拾古老传统,邀请最萌诗歌男神欧阳江河作诗,最具原创力的音乐人王铮亮谱曲,重走古今经典文人脚印,联手共创一首美妙诗与歌,用音符和文字重新定义人文旅行。在今天发布的预告片中,诗人与音乐人切断繁忙的都市生活,体验一把李白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穿越精神,让那遗失已久的大唐之魂重燃熊熊烈火。

西安,西安,你是大唐的乌托邦

西安,曾是万国来朝的古长安,是多少诗人的梦想之地,无论是“长安不见使人愁”的李白,还是“致君尧舜上”的杜甫,哪一个诗人不对长安充满了痛苦和柔情。如今,站在西安城墙下,你似乎还能听见千年以前,诗人们在深夜碰杯,梦碎一地的声音。

古早又先锋,原生态的华阴老腔竟然这么酷!or华阴老腔一声吼,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开始走!

《穿过大半个中国》人文路线发布

据说,中国最古老的摇滚——秦腔就生长壮大于西安,要得到最原生态、最纯正的音乐灵感,欧阳江河和王铮亮的第一站来到渭水河边,坐在草原上聆听那个从唐朝就传下来的沧桑老嗓儿——华阴老腔。

华阴老腔的迷人之处,不仅在于它悠久的历史和原生态的艺术表演,更在于它的兼容并包,无论是当代戏剧还是摇滚乐,都能和它结合得天衣无缝。老腔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起源于唐,鼎盛于明清,因其一直与皮影戏融合在一起,老腔艺人们躲在幕后不为人知,到了影像高度发达和受众稀缺的现代,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2001年,他们在台上表演皮影戏热闹非凡,台下却仅有三个人欣赏,党安华掀开帷幕看见张喜民正怀抱着月琴,孤独地仰头高歌,那份慷慨激昂让他毕生难忘,从此华阴老腔冲破皮影,独立地走向台前。2005年,陈忠实向导演林兆华力荐华阴老腔,话剧《白鹿原》和华阴老腔的完美融合让老腔名声大噪,当年华阴老腔在全国连演了87场。2015年,谭维维把摇滚和老腔艺术结合在一起演绎,受到崔健好评,并于次年登上央视春晚,华阴老腔的嘶吼为现代摇滚注入了古老的神秘力量。华阴老腔这经得起岁月的打磨沉淀,又能融入城市精神狂欢的独特品质,正是《穿过大半个中国》的主线“诗+歌”所推崇的那种复古又先锋的feel!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寻访华阴老腔剧团原生态表演

诗人欧阳江河对于这场华阴老腔的视听盛宴非常期待,他在来之前就看过了许多华阴老腔的影像和文字资料,胸中早已堆积了无数块垒,就等着这场原生态的老腔演出为他的创作打开闸门,让他一抒胸臆不吐不快!老腔那独特而粗粝的金属嗓音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因其演出多是男性,且“传男不传女”的特点,他认为它的艺术特点就是:“雄浑悲壮!”

然鹅!在老腔传人张喜民的家里,听了张喜民现场的演唱后,他却有些吃惊,老腔到底把他怎么了?……惊喜接踵而至,在渭水和洛水交汇的地方,他和王铮亮坐在草丛里听张喜民的戏班子来了一场大戏后,又做出了什么可爱的举动?敬请期待!

天了噜!布鲁斯竟有陕西味儿?

“我生来忧伤,但你让我坚强,长安,长安……”(郑钧《长安长安》)。

西安在当代中国摇滚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张楚、许巍、郑钧等重量级摇滚歌手也都来自于这个神奇的城市,为西安留下了许多摇滚史上的经典歌曲:《西出阳关》《故乡》《长安长安》等。

而老钱,黑撒,马飞和玄乐队等西安乐队则十分乐于用陕西话创作歌曲,布鲁斯,嘻哈,民谣,流行,他们用这种最接地气的方式表达着对故土的热爱和古长安的文化认同感,他们在大雁塔广场,在南门城墙里,在骡马市,在西大街歌唱着自己躁动青春的同时,也歌唱古代长安的繁华和车水马龙,如黑撒的《醉长安》里那句“满眼的唐门暗器下一场梅花镖雨车水马龙歌舞升平的夜听一场嘻哈小曲”。这么神奇的当代音乐文化,对于《穿过》节目组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创作突破口,于是我们找到了老钱,听他讲讲那创作的故事。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 歌手老钱诠释陕西方言蓝调

老钱生长于西安,对这个十三朝古都充满自豪,经常开玩笑说,“在唐朝的时候,陕西话就是国语!”他是中国大陆那批最早走穴的歌手之一,不愿用音乐换稻粮,只为那份纯粹的热爱,三十多年来自己写词编曲,上台演出,一直坚持独立创作到现在。在长期的摸索中,他发现国外的Funk音乐特别有陕西味儿,于是开始唱陕西布鲁斯,这酸爽!

王铮亮非常好奇老钱是怎样把这“布鲁斯”+“陕西话”结合在一起的,在融合过程中又发生了怎样的碰撞?这对于他的旋律创作会有什么启发吗?带着这些疑问,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去了节奏格瓦拉酒吧,在那里听老钱用陕西话演唱了蓝调布鲁斯,这奇妙的中西融合不由得让人想到了许多可爱的名词,比如,“河间驴肉汉堡”和“打卤馕披萨”。老钱的音乐表演对于两人的诗歌和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灵感启发,欧阳江河在此潜移默化地受到了方言说唱的赤激,在成都创作的时候,竟神秘地爆发了惊人之举!

让欧阳江河念念不忘的终南山,它可是整个大唐的乌托邦呐!

听完了华阴老腔和秦语布鲁斯,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又来到了大名鼎鼎的隐修之地,浑身都充满了诗意的——终南山。

陕西的音乐不仅影响着乐坛的发展走向,它的文学更是炸裂无比,不仅拥有当代文坛三驾马车:路遥,陈忠实,贾平凹,距离西安不远处的终南山,更是代表了唐代诗歌的最高成就,毕竟被奉为“天下文宗”王维就曾隐居在那里,并为终南山写下了无数伤感的诗句。《穿过》节目组又怎能饶得了这片代表着大唐顶级诗意的高峰?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 体验当代终南田园隐居生活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自从王维因仕途不顺,搬到了辋川别墅隐居以后,终南山就随着他“天下文宗”的大名为世人所吹。终南山所兼具的文人情怀和诗歌传统都让它在中国人的精神史上拥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欧阳江河更是坦言,他多少次梦回终南山,只因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沾染了中国古人的诗歌灵气,与外面的呆花木石有着本质的区别。但在现实生活中,他还从未去过这个最具中国文人乌托邦情怀的地方,为此他钦点了终南山作为旅程的重要一环,反复地念“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一句诗,就像玄奘西行,在沙漠中念经时那么虔诚。

为何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兴奋无比,甚至不惜跋山涉水,坐着摇滚拖拉机上山,崩坏了五脏六腑,也要去到终南草堂拜诘山人?这样的颠沛流离的旅程中,他们又遇到哪几位世外高人,得到了怎样的创作灵感?为何隐修者会认为“中国当代已经没有了‘士’?” 一系列疑问都等着我们去探寻……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 探秘诗人王维的终南隐居时代

从西安来到成都,从古长安来到成都府,我们默念着李白的《蜀道难》,跨越千年的距离,感受这一路的艰辛与奔波。欧阳江河和王铮亮纷纷表示,这一趟穿过,就像当年安史之乱后,唐玄宗逃到蜀地一样感慨万千,从庙堂到江湖,从王维到杜甫,从仙气飘飘的终南山峰到热闹非凡的市井盆地,他们到底经历了怎样有趣的故事呢?一起来看!

成都,成都,你是当代诗人的乌托邦

当我们提到大唐诗歌,永远绕不过李白和杜甫两个名字,如果说陕西承载了他们梦想的乌托邦,四川就是他们灵魂的避难所。李白生长于剑南道巴西郡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县青莲乡),大小匡山见证了他所有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杜甫晚年在成都府的浣花溪里盖好草堂,度过了一生中最安逸的时光。

我们绕不过王维的终南山,同样也绕不过杜甫的草堂。杜甫是欧阳江河最喜欢的诗人之一,成都的草堂之行和拜访终南山一样充满了诗歌朝圣的意味。如果说终南山给他们带来了心灵的涤荡,杜甫草堂就是浪漫的红尘诗意。欧阳江河在这里,给王铮亮讲了许多关于杜甫的故事,那么到底是什么让欧阳江河对杜甫这么念念不忘呢?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 这一句让杜甫的草堂名震天下,古往今来的每个读书人都会为杜甫那句“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感怀不已。羸弱多病的杜甫,用广阔健康的胸怀,为后代的士子撑起了一片内心的象牙塔,他对于后世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到达了他年轻时那“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

在杜甫现存的1400多首诗中,写于四川境内的有400多首,其中有200多首诗都是在成都写的,可见成都的重要性。并且,进蜀地之前,他更倾向于写古风歌行和律诗,自从进了四川,简直进入了绝句丰收季!浣花溪草堂,一个给予了诗人杜甫无限幸福和灵感的地方,我们又怎能错过呢?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在这里边走边聊,欧阳老师提起杜甫时的敬仰之情,更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 重游诗人杜甫的草堂茅屋生涯

欧阳江河说,来杜甫草堂的人未必都读过杜甫,但是每一个来草堂的人都会知道杜甫那与才华不相称的悲惨命运,这正是杜甫本人的魅力。与王维的出世不同,杜甫草堂传递出的那种老迈的脆弱和不息的创作力形成了强烈对比,即使经历了那么多坎坷磨难,杜甫至死都是一个愿意积极报效朝廷的人,他的这种不屈不息的创作精神无疑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两位嘉宾诗+歌的磨练和创作。

蒸汽旅舍是艺术青年的乌托邦,而白夜是作家诗人的乌托邦

在音乐方面,赵雷的《成都》足以让每一个在外漂泊的异乡人沉醉掉泪,谢帝的《这才是成都》则将天府人民的无拘无束表现得淋漓尽致。去过了杜甫草堂陶冶情操,欧阳江河和王铮亮来到了位于武侯祠大街的蒸汽旅舍,这座青年旅舍由一栋60年代的老房子改建,有房间,有舞台,有演出,有音乐,有电影,有啤酒,在那里,你可以尽情发呆打滚,放纵时光,它的存在对于成都的青年人来说,就是逃避城市压力的乌托邦。欧阳江河和王铮亮此行,是为了看谢帝的演出。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 说唱歌手谢帝蒸汽旅舍Live

音乐人谢帝把成都方言和西方的Hiphop音乐结合在一起,自己的生命方式和节奏融入到音乐里,构成了一个麻辣诱惑的乌托邦。几年前,他曾因《老子明天不上班》这首歌火遍大江南北,“老子明天不上班爽翻巴适的板,老子明天不上班想咋懒我就咋懒”,他骨子里那份成都火锅的泼辣充分表达了川渝说唱的滚刀肉精神,他的音乐所表现出的青年张力为这趟旅程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

共同生活在成都的谢帝和王铮亮是朋友,他们都曾在Pub中演出歌唱,王铮亮还说过,“谢帝让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因为面临作曲的压力,音乐人王铮亮在和他的交流中,也得到了同道中人的安慰和启发,这一个站点也让欧阳江河感觉到了青年人的活力,在拍摄间隙,他甚至玩性大发地打了几发桌球。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 探访当代艺术青年乌托邦社区

走过了热血躁动的青年旅舍,来到了人文气息浓厚的白夜酒吧,新白夜酒吧藏在窄巷子里,是欧阳江河的好朋友,巴蜀五君子之一的诗人翟永明开的文化酒吧,有很多文艺界的名人都曾来到这里小憩,甚至有人说,没有去过白夜的文化人几乎不存在。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全国一半的诗人都生活在四川,成都更是当代诗坛巴蜀五君子的梦想乌托邦,欧阳江河和他的朋友们在这里,度过了当代诗歌的黄金年代,北岛来了成都后被各种围堵,直嚷:“你们成都太恐怖了,疯了,简直我是被绑架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它还是音乐人王铮亮的家乡,诗人欧阳江河生活过十七年的地方,《穿越大半个中国》把成都作为此行的第二站,完美地戳中了我们关于这趟旅行的所有痛点。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 打卡成都文化地标[白·夜]沙龙现场

欧阳江河这样评价白夜的重要性:“这里是当代诗人的草堂,我们把唐朝搬到了这里。” 白夜作为诗歌的地标草堂,诗人翟永明多年来一直坚持在白夜举办诗歌活动,在商业浪潮的冲击下坚决不媚俗,白夜的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乌托邦。一如游客众多的杜甫草堂,如今的白夜也不仅仅是文艺圈子的根据地,城市的本地居民也会来到此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充分说明了成都这座城市的多样性和包容性。节目组从这些诗人和普通人身上找到了一种“大隐隐于市”的美妙态度。欧阳江河和王铮亮一路上山下水坐拖拉机,赏过了老腔拜访了隐士,读过了王维的忧郁和杜甫的命蹇,听过了布鲁斯和说唱的青春,终于可以来到白夜聊聊天喝喝茶,度过一个闲适的午后,真正享受一下天府之国的韵味。

欧阳江河带着王铮亮一起,和著名画家何多苓,多才多艺的诗人何春,诗人向以鲜聊了一个下午的诗歌盛宴,艺术家们对于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儿了》都纷纷表示喜欢得不得了,他们还交流了《穿越大半个中国》的诗+歌的灵感碰撞和创作的不易,大家聊到沸点,王铮亮更是拿起手风琴拉起了古典音乐,都是各位老师青春时听过的旋律,引得满堂喝彩,在那一瞬间,诗人和歌者跨越了年龄的差距,真正地完成了灵魂的交融。凤凰文化穿过大半个中国,走过一个又一个乌托邦,只为自由写诗,放声唱歌。

2017年凤凰文化自主研发制作《穿过大半个中国》,首创“诗+歌”人文创作之旅的节目模式,集结中国当代最优秀的诗人与最有创造力的原创歌手,寻访最具价值的中国人文风情,将诗人和歌手的“创作现场”搬到那些值得被重新书写和歌唱的中国人文风光之中。诗人和歌手共赴一场诗与歌相伴的人文旅行,穿行于草原、雪地、高山、大漠等广袤的自然风光之间,品味最具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民间艺术、人文创作。在展现当代中国与众不同的文化魅力的同时,节目充分挖掘诗人天生敏锐的视角和歌手细腻的情感,借由诗人和歌手最擅长的原创方式,以诗意抽象的语言和真情流动的旋律,形成一曲诗歌和鸣的音乐作品。《穿过大半个中国》开启全景式拍摄,还原诗人与歌手在旅行中联合创作的全过程。2017年8月18日,邀你见证凤凰文化开启人文创作之旅。


首页 - 凤凰网文化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