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新中产的财富焦虑症源于一句“我不服”?| 品牌新事

摘要: 越是在财富的焦虑期,越要选择理财的专业主义。

11-14 05:02 首页 吴晓波频道


文/陈亦

 

行走在北京早高峰的街头,你到处可见身着考究、拿着星巴克、提着电脑包的小白领,他们操着中英夹杂的语音,远离地方口音,仿佛自带月薪五位数的气场,从长安街、东三环、国贸和建外大街等行色匆匆地路过,直冲上班地点。

 


这两亿多人经常被媒体赞美为消费升级的潜力群体,英国杂志《经济学人》却把他们称为“世界上最焦虑的一群人”——新中产。




新中产

不认命的焦虑



年收入大多在20万以上,接受过高等教育,追求品质生活,是这群新中产的标签。如果我们找一个标准的新中产问,“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回答中会大概率出现一项——财务自由。




但如果我们再往下问,为什么要赚更多的钱?原因可能就多样化了,可能是“希望能突破阶层固化”,可能是“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可能是“提升自我在社会中的价值”,都与生活本身相关,归结起来就是让自己比现在过得更好。

 

新中产的人生目标是“实现财务自由+X”,他们的焦虑也来源于此,他们希望过更有品质的生活,这种预期源于良好的教育和自身的骄傲,建立在一个有足够的钱可以改变自己生活的基础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投资理财这个话题,在新中产这个群体中才变得如此火爆。

 

今年是财富保护年,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固定资产增加了,但是实际握在手里的钱却减少了。新中产的理财观念虽空前高涨,蒙头载进股市、楼市、P2P等,然而努力并未得到回报,铩羽而归。

 


曾经有个朋友无奈诉苦,“股市、炒房都不属于我的游戏场,现在不敢投也不会投,很被动很盲目。就像被束上了一道紧箍咒,我不服,但是我真的很无奈。”

 

自身投资经验的提升追不上投资环境的复杂多变,资产配置荒下找不到优质的投资标的,日夜钻研投资的努力并未得到稳健收益的兑现,这正是新中产投资焦虑的根本所在。




应对财富焦虑

专业投资时代已来




根据《吴晓波频道2017新中产报告》的数据,新中产投资理财的配置品类中,最主流的是银行定期存款或理财产品、股票、基金、债券、互联网理财、投资性房产这六类,显著高于其他资产。

 

但新中产的理财能力还远远不足,这是一项普遍存在的知识性焦虑。在新中产投资理财能力自我评估上,全体评估的平均分为5.3分。仅有不到一半的人认为自己的理财能力得分达到合格(6分及以上),而认为自己理财能力不错的(8分及以上)则仅有12.3%。

 


95.6%的人认为自己需要补充理财知识或借助专业人士的帮助,最欠缺的部分分别是整体规划、信息解读、原理知识和交易方法。大部分人最需要的,既不是最源头的原理性知识,也不是“告诉我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的功利性方法,而是家庭规划和信息的趋势性解读,能够帮助自己对家庭的资产配置做出调整。

 

正如著名经济学家马光远在薛掌柜第五代基金组合服务发布会上所说:闭着眼睛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国民投资应摆脱散户思维,专业化投资时代已经到来。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

下一个新机遇在哪?




对于处于财富焦虑期的新中产而言,如何寻找适合自己的投资对象和投资方式则变得愈发重要。

 

每一个投资理财产品都有其收益的高峰期和低谷期,比如公募基金排行榜,当年度TOP10的基金,后面几年常常会趋于平淡,但再过几年,有可能重返前列。每个公募基金都有其投资的优点和缺点,只有将他们组合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在诸多专业人士的眼中,采取这种投资方式的基金组合服务,是新中产人士在投资理财上的一大选择。叶檀的微博就曾说:“基金组合服务将成为未来十年投资主流趋势。”基金组合服务在美国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但在中国则刚刚起步,它的核心理论在于分散风险。

 

面对国内的投资行情和尚未成熟的投资者,薛掌柜基金组合服务用十年只做了一件事——专注基金组合服务研究与实战,不断优化升级,研发更加适合国内投资者和市场的服务模型。从4000多只基金产品中精选出4-6只构建组合,并根据市场行情变化进行动态调整。投资者甚至不用懂基金,不用懂什么叫定投,什么是指数基金和股票型基金。

 

8月7日,薛掌柜发布了第五代基金组合服务,这个集合了四代迭代的升级服务,在过去的十年平均年化收益率达到11.3%,第五代的升级将更加懂得中国市场和中国的投资者。

 

历史收益不代表未来表现,投资需谨慎


薛掌柜第五代基金组合服务首创了“不达超额收益,不收任何服务费”的模式,即根据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评结果设定服务费起征点(7%-9%),如果收益不达服务费起征点,不收任何服务费,只有当实际收益超出服务费起征点,薛掌柜才从超额收益部分收取20%作为服务费。

 


对比市场,此类资产配置服务在美国需要25万美金起投,而目前在中国的投资门槛为100万。薛掌柜参与门槛是1万元,随进随出,不存在资金锁定期与封闭期。虽然这对薛掌柜的风险控制与收益能力提出了挑战,但为了给到投资者更大的自主权,薛掌柜必须做到这一点。

 

这虽然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但在投资这件事儿上,普通人逞不起英雄。未来专业化的方向是一个不可遏制的趋势。因此,新中产真正的投资逻辑应该是:越是在财富的焦虑期,越要选择理财的专业主义,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把更多时间留给提升自我的价值上。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首页 - 吴晓波频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