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产妇跳楼事件后,来感受下纪录电影《生门》满满的爱

摘要: 我们可能不知道怎么离开,但应该知道从何而来。

09-13 09:54 首页 中国艺术报

电影《生门》海报

“想不想妈妈再生一个宝宝?”9月3日上午,在国家图书馆影院,一位年轻妈妈带着刚刚懂事的孩子,在看完纪录电影《生门》后问。“不要,我不要妈妈太痛苦。”这位在国图工作的妈妈因之前未能看全《生门》,特意趁这次难得的放映机会,带孩子一起来看,“这样的纪录片不多,希望孩子看了后能体会到‘爱’和‘妈妈’的故事。”



纪录电影《生门》

想传达的是一个字“爱”

中国艺术报记者  赵志伟

日前,国家图书馆为更好地为广大读者提供阅览服务,启动“视听阅览服务”。自9月起,国图艺术中心将进行纪录片展映活动,在专业电影厅进行电影公益展映并邀请影片制作团队到场与观众互动交流。首场展映于9月3日举行,播放内容为纪录电影《生门》,并邀请该片制片人戴年文到场,映后与现场观众进行面对面交流。

电影《生门》剧照

作为《生门》的制片人,戴年文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做这个选题?对此,戴年文坦言,最先是影片导演陈为军提议的。“无论做什么选题,都想抓到真实。”戴年文也觉得,在摄像机前,一般人的表现都不可能完全真实,但是在医院里,碰到极端情况时,人是无法掩饰的。“紧急情况之下,人能更加真实地表现自己。”于是,《生门》的主创团队找到了医院的妇产科。

“在医院里,唯有产科是欢乐的,大家来到这里生孩子。”然而,戴年文没有想到的是,影片《生门》最终呈现出来的四个故事却是惊心动魄的:生产时遭遇血崩、子宫面临切除的夏锦菊,患有妊娠高血压、胎动停止的李双双,中央型前置胎盘、患重症糖尿病的陈小凤,执著于“生一个男孩”、第三胎子宫穿透、命悬一线的曾宪春……

电影《生门》剧照

“生门”一词取自《道德经》,戴年文的解释是,万事万物的规律其实都如同孕妇孕育生命一样,需要用爱来哺育。“这部电影想传达的一个字是‘爱’,大部分家庭生育的孩子都是爱的结晶。因此,本片是妈妈对子女的故事,‘生日’的故事,‘生辰’的故事。”戴年文说,“爱”还包括影片里所记录的四位产妇在生产碰到困难时,家庭与社会给予她们的关爱:“医生对你、政府对你……社会对你是什么样的态度,你的生存状态就会因之而不一样。”

电影《生门》剧照


《生门》采用多机位跟踪拍摄,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总共拍摄了将近500个小时的素材,戴年文称之为“海量的素材”。只不过,后来有的家庭虽然拍摄时同意,但剪辑完成时又不愿意公开,“我们拍到的家庭、产妇大约80个,除去不愿意公开的,剩下40多个。然后,我们又精选了20个,做成一部系列剧,按照美剧或周播剧的方式架构故事。再后来,当我们想做成一部电影时,请到台湾的剪辑师,成立了另一个创作小组,选出其中的四个故事,直到架构完成,这就是电影《生门》。”戴年文认为,在剧情片里,艺术家可以通过台词、表演等多种艺术手段感动观众,可纪录片不行。然而,纪录电影《生门》也是电影。是电影,就必须在90分钟左右讲完故事,还要打动人、吸引人,怎么办?

电影《生门》剧照

“这部纪录片虽然也有部分音乐,却仅仅停留在这个角度。”在戴年文眼里,《生门》的整个故事架构是以产妇为中心的,同时关注与产妇有关的人。“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戴年文说,《生门》坚守真实底线,增加音乐也仅是想让观众感觉影片本身看起来没那么沉重。

去年至今,每谈到《生门》,观众不可避免地会拿题材近似的电视纪录片《人间世》进行比较。10集纪录片《人间世》首播于2016年6月11日,比《生门》公映时间早半年。同是关注医院、医疗和生命,戴年文总是被问及“与《人间世》相比,《生门》如何?”这种颇为“敏感”的话题。“一般而言,制片人或导演是不会正面回答这类问题的。”戴年文坦言,要不就是装没看过,或者回答“听说还不错”之类的“官腔”,“但我可以说说这个话题。”在戴年文看来,两部作品的出品方就不同,《人间世》由新闻机构制作播出,而《生门》是电影公司发起的,“《人间世》想说明医院的运作方式,而《生门》首选是爱的主题。”

电影《生门》剧照

更进一步,戴年文用“讲述”和“描述”来区别这两部纪录片。就叙事艺术而言,讲述和描述是两种最为基本的类型,涉及创作者所采用的叙事视角、人称转换、叙事与故事的距离以及叙事态度等多种因素。具体来说,描述是现时性的叙述语式,而讲述则会通过适当抽象提炼告诉观众“刚才有什么事情”或“刚才发生了什么”。“二者都带有主观性,但《人间世》更强些。‘讲述’也是一种真实,甚至‘情景再现’也是真实的,只是每个艺术家的追求不同。”戴年文认为,《生门》偏艺术片,而《人间世》更接近于专题片。

电影《生门》剧照

截至目前,从豆瓣电影的评分来看,《人间世》的豆瓣评分是9.6分,《生门》的豆瓣评分为8.5分。两部纪录片的口碑都很不错,只是《生门》1200万元的制作宣发成本距离全部收回仍遥遥无期。据中国票房网统计,《生门》累计票房112.7万元,除了影院排片率低,“只能怪自己用于宣发的钱太少”,戴年文无奈地表示。

《生门》之前,戴年文曾担任国内多部纪录片的出品人。2016年12月《生门》上映后,曾有媒体问他这部电影投资多少?戴年文当时回答的第一句话是:“问到我疼的地方了……”戴年文觉得,他为这部影片可谓费尽心血,“从选中四个故事到电影架构完成,用了9个月时间,相当于生了一个孩子。现在影片已经交给国家农村院线进行放映,我能做的就是把影片贡献出来。”

电影《生门》剧照


影片的结尾歌曲是刘川郁作词作曲的《时光回》,“妈妈从老家打来电话∕只问了一句吃饭了吗∕在出差的路上匆匆回答∕放下电话我泪如雨下……”“歌曲只唱妈妈,任何东西都不要说得太多。”戴年文表示,他只想“客观地、带着自己的温度”,把这部电影呈现给观众。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国艺术报


首页 - 中国艺术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