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好脾气

摘要: 所以想想我们中国人,或者说至少中国大陆人,到底还是胜了一筹,我们的脾气确实好。

12-11 04:49 山丘 首页 吾谁与哈

最近一年我有过两次出境游。此前虽然也算是在大江南北都有过生活的经历,但出境、出国,这还是头一回。

去年十一月去香港,虽是出境,但也还算国内。对香港的第一印象有些残破,倒不是香港不行,而是我穷,舍不得住好酒店,夫妻两个挤在油麻地的红茶馆里面一个小的伸不开腿的房间里,一出门则是油渍麻花的地面和到处漏水的危楼。庙街附近成片的成人用品和算命卜卦摊贩简直可以瞎了我的眼,更不要说在老旧民房前面盯着过往行人的站街女,提醒我这地儿和我租房子的栖霞路也没什么两样。

即便如此,四天的香港之行依然给我留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印象,让我在愤恨城市建设脏乱差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上海与香港远不止50年的差距。

我不说我在大雨中去香港博物馆时工作人员对我的友善,也不讲太平山小巴士司机在我下车以后还给我指路的那种暖心感,我只说我在地铁站的经历。我和妻子去地铁站的时候,一排栏杆分两边,右侧一个从地铁站上来的人都没有,左侧下楼梯的人多的人挤人,有急有缓,但没有一个人穿到右面去。

在看到这一幕之前,我一直坚定地认为说发达国家文明程度高的那些人都是夸张了,别的国家文明只是因为他们人少。直到到了香港,亲眼看见这样的事情,我才意识到我们的国民公共意识与发达国家、发达地区的公共意识,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去了一次香港,我以为我长见识了,今年五月去日本度蜜月,我发现我还是太年轻。

在大阪玩的时候,我在逛一个公园还是寺庙的时候走到一条岔路,不知道该怎么走,于是低头开始查路线。因为是寺庙院子里,。我没有意识到我站在了路口。我查了十分钟,身后一辆车等了我十分钟,直到我和妻子查出来要折返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我们赶紧让开并鞠躬致歉,没想到对方看到我们匆忙的样子居然走出车门给我们鞠躬致歉,让我无地自容。

在大阪环球影城,每一个工作人员,我要强调,是每一个,包括表演人员、贩售人员、清洁工等等,都十分友好,面带微笑。遇到小孩子不开心的时候,路过的清洁工也会蹲下来哄孩子开心。我想这已经超越了敬业的范畴,这是素质。

在日本挤地铁,我没有见过熊孩子,我感到人很多,但并不拥挤,人们自觉地与其他人保持一点距离,尽量不触碰其他人。在电梯上,我没有看到有人站在左边不动,挡住下面的行人,一次都没有。

如果说香港之行让我意识到了差距,日本之行则让我几乎绝望。

现在每天在魔都挤地铁上班,不要说身体接触无法避免,很多人自己挤不过的,还要伸手或者曲肘去推搡他人。更不用说左行右立这样的事,一般只会存在于刚上电梯的头几个人。

有时我在想,电梯左行右立这件事,你没有这样的意识没关系,你不会学样么?你看不到你前面的人都在往上走,而你一个人挡住了后面所有人么?

这已经不再是不知者不怪的问题,这也是素质。

我们在嘲笑香港人的自大和无知的时候,其实没有注意到我们再最起码的社会功德上的差距。我们在挖苦日本人的客气和礼貌是心理变态的时候,其实只是不愿意承认,人家比我们做得好。

我曾经听到一种说法,说上海和北京之所以会有这些乱象,不如香港,是因为这里外地人多,拉低了素质水平,而香港没有。我不想开地图炮,但即便我自己已经是上海人,我依然承认,早上上班的时候地铁内推搡拉扯,电梯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人,上海人多。毕竟一大早上挤地铁的都市白领本地人多,外地打工仔少。

所以我觉得,国民素质不够,就是不够。说到自己的问题的时候,没有必要找理由来搪塞。可惜的是,大多数人意识不到这一点,于是就留下意识到的人身在其中,烦躁不已。直到今天,我依然时常因为挤地铁的事情而愤怒,并常常被妻子批评,说我脾气不好。看看那些互相推搡互相拉扯的人们,无论多么难受,下了车之后依然面无表情地匆匆赶路,我也觉得可能的确是我脾气太差了,毕竟人家能忍,我怎么就不能忍呢。

所以想想我们中国人,或者说至少中国大陆人,到底还是胜了一筹,我们的脾气确实好。



首页 - 吾谁与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