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造猎雷舰被骗的台湾庆富船厂吗?他们最近发声了

摘要: 台湾庆富造船厂得标六艘猎雷舰自建计划,却涉嫌做假而拖累银行。台“立法院”财政委员会通过成立“真相调阅项目小组

11-11 02:41 首页 船舶与海洋工程

位于高雄软件科技园区的庆富企业集团总部大楼


原标题:抢救台湾庆富造船厂 把三输变三赢

经济日报


台湾庆富造船厂得标六艘猎雷舰自建计划,却涉嫌做假而拖累银行。台“立法院”财政委员会通过成立“真相调阅项目小组”,“行政院长”赖清德也表态如有必要将“壮士断腕”,并由“副院长”成立调查小组,全面了解当初招标案有何缺失,再讨论如何惩处。


目前庆富已经两个月未缴利息,银行团展开债务协商计划,但令人担心的是,“行政院”和“立法院”在民意的压力之下,一念之差而壮士断腕,急于追究银行责任,或台湾防务部门启动解约机制而断了庆富的生路,则放款成为坏帐,台舰台造因而中止,防务自主的目标恐将落空,出现借户、银行和台防务部门三输的局面。行政和立法部门还不如转念思考如何解决问题,让庆富免于倒闭并继续承造台舰,银行暂时的纾困有助于最终收回债权和获利,台舰台造得以成功,反而可能扭转为三赢的结果。


 “立院”或“政院”不宜急着追究银行责任的理由很简单清楚,那就是本案台舰台造耗资将近358亿(新台币,下同),规模、性质与高铁、101大楼等大型公共工程建设相似,基本上若没有银行的融资,靠台当局的预算是绝对无法成就的。而当初泛公股银行联贷的出发点,也是因为相信标案遴选结果系经过台防务部门严谨的财务与资格审查程序,且有意大利的技术移转与美国输出许可等承诺,以及造舰工程由海军全程监督,从而愿意支持台舰台造。台舰台造能够跨出一大步,应该感谢银行挺台当局,创造外部效益,怎能因为庆富负责人的不法行为,就要银行背上黑锅,承担所有责任,岂不是银行“有功无赏,打破要赔”?


其次,台防务部门自从和庆富签约,并促成银行参贷之后,就有如置身事外,对于采购合约的内容真假、造船的进度等关键信息都未主动提供给银行团或随意以“机密”为由拒绝,导致“三方合约”的架构缺了一角,银行端在征信上无法对文件进行真实性的审核,贷后流程也难以做好管理,无异给予庆富诈贷的空间。难怪“金管会主委”顾立雄表示,就是台防务部门的“机密”理由让联贷银行付出“惨痛代价”,从而有义务以通案模式向台防务部门提出建议,对于银行团承接类似联贷案时,应建立“三方合约”与“照会制度”,尔后不能再以“机密理由”而坏了大事。


因此台当局或“立委们”也不宜急着要求“解约”,因为解约的冲击既深远且沉重。庆富一旦破产,台防务部门虽然可收回预付款,但223亿元的放款收回无望,受害的并非只有联贷的泛公股银行和公库,还包括其他自贷的银行;也会波及原材料的供货商和关系企业,导致许多员工失业,而且意大利厂商承诺的技术移转以及美国政府所开立的“武器输出许可”就此泡汤,台舰台造等于划下句点。未来任何防务自主计划,外国政府和厂商将敬谢不敏,银行团也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将来的政策性贷款,包括和“邦交”及新南向国家政府进行公共工程合作的35亿美元项目融资,势必让岛内的银行界裹足不前。


目前银行团为解决庆富案引发的后续效应,朝向解决问题的态度努力,值得肯定和支持。银行团将利率降至2%、短期借款到期及中长期借款本金展延两年等三大纾困条件,保证费率则降到1%;原已冻结的庆富存款监控专户采取有条件放行,以会计师签核为前提,开放庆富使用监控专户的资金支付员工薪资、运转所需,先尽全力让庆富“不倒”,再尽速增提担保品,争取银行团继续支持融资计划,确保银行债权未来不但能够收回,且两年后庆富情况若改善,应该要补贴银行1%的利息,对银行股东也有交代。“金管会”、台防务部门、“财政部”更是责无旁贷,应全力对银行团提供协助的义务,部分“立委”的政治操作也应适可而止,才不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首页 - 船舶与海洋工程 的更多文章: